首页资讯动态 行业新闻

【深圳网站建设】华为:告别荣耀,来日方长
时间:2020-10-17 阅读:50次 来源:手机网站建设
  摘要

  优秀的企业之所以值得敬佩,往往既源于其取舍和「顺势」,也源于敢去面对「来日方长」。
【深圳网站建设】华为:告别荣耀,来日方长
  传言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北京时间10月15日,据路透社消息,知情人士透露,华为正与神州数码,以及其他潜在买家TCL、小米进行谈判,商讨出售其子公司荣耀事宜。交易可能是全现金交易,最终规模较小,交易总价在150亿至250亿人民币之间。

  知情人士透露,目前待出售的资产尚未最终确定,可能包括荣耀品牌、研发能力和相关的供应链管理业务。而在神州数码、TCL、小米之中,神州数码因是荣耀手机主要分销商身份,成为买家的可能性最大。

  随后,这一消息被国内媒体大量转发、报道。对此,TCL、小米对极客公园回复不知情,荣耀不予置评。

  荣耀或被出售最早来自于10月7日天风国际分析师郭明錤发布的研报。郭明錤在分析华为手机整体业务后,认为荣耀出售的可能性很大。郭明錤预测荣耀的出售将带来多赢局面,华为既能规避禁令,又能发展高端机型。

  不过据《深网》报道,一位接近荣耀总裁赵明的知情人士透露,赵明9月中旬曾经内部否认荣耀出售。华为没有足够动力,也不能保证出售后能规避禁令,离开华为也将损害荣耀的溢价能力。

  10月12日,有自媒体再度爆料,荣耀业务或将拆分独立运作,华为官方随即否认。市场愈演愈烈的传闻,让荣耀的命运增添了更多不确定性,因为荣耀出售传闻的背后,的确有符合客观情况的决策逻辑。

  一场符合逻辑的传闻

  多位行业人士针对荣耀出售的传闻,向极客公园表达了可能性很大的看法。

  「可能性很大,也必须卖。一个月前,我就陆续对外透露了消息,荣耀目前已经谈过几轮了,买家一定要有外资或美资背景。」第一手机界研究院孙燕飚说。电信分析师刘启诚也认为,荣耀肯定有可能被卖,荣耀作为华为抗击小米的力量,近几年也渐渐有了自己的品牌意识,很容易与华为内部产生某种竞争,目前华为面临诸多挑战,也没有更多能力扶持荣耀。

  2016年,华为新开辟了荣耀产品线,以对抗互联网手机品牌小米。两年后,为了分工更加明确,不影响主品牌高端调性,荣耀独立运营。华为主要冲击三星、苹果所在的高端手机市场,荣耀主打互联网线上渠道,覆盖中低端手机市场。

  双品牌运营,两股合力冲击市场的效果是显而易见的。借助于华为在技术研发、营销渠道、供应链、品牌背书等优势与扶持,荣耀迅速成为互联网手机市场的「新势力」。一方面,荣耀以近乎「克隆」的方式,降维打击小米;另一方面,荣耀帮助华为收割更多手机销量市场份额。

  2017年,荣耀手机销量反超小米,成为国内互联网手机排名第一品牌,与华为主品牌销量势均力敌。2018年,在全球智能手机市场萎缩的情况下,华为+荣耀仍以超33%的增速增长,成为国内出货量第一的手机厂商。

  近两年,随着华为与荣耀独自运作的界限更加明确,采用两套PR团队,手机销量分开统计。华为与荣耀之间关系也更加复杂、微妙,「左右手互博」、中低端产品线打架的声音不绝于耳。

  此外,手机线上渠道天花板尽显,荣耀开始拓展线下渠道,品牌下沉,与小米、OPPO、vivo,甚至华为门店「贴身肉搏」。今年荣耀线下渠道超过线上渠道,未来线下线上占比或将从过去的五五分,到六四分。荣耀初期的纯轻资产模式,在IoT生态以及新零售3.0战略下,发生一些变化。

  这些原本不是核心问题,不可避免但无损大局。但是,在美国禁令的特殊背景下,华为或将需要在终端业务乃至荣耀手机业务上进行一些取舍。

  去年至今,美国先后对华为进行三次封锁,华为无法通过台积电第三方晶圆厂商代工、生产高端芯片,也无法从高通、联发科第三方芯片厂商购买中高端手机芯片。9月14日,美国禁令大限到期之后,华为终端业务只能依靠库存芯片维系,芯片成为压在终端业务头上的头等「大山」。

  「现在华为的首要任务还是活下去。」刘启诚说。而华为手机业务面临的最大现实问题是,「芯片库存不够两个人花。」孙燕飚认为这一点也是非常关键的「死结」。

  所以,这时候某种程度上,荣耀的重要性将降低。华为在极端情况下,也将会把更多资源倾斜于高端产品线,而绝非利润不高的中低端产品业务。据研究公司Canalys数据统计显示,今年二季度荣耀智能手机业务占华为总销量26%。

  荣耀占比较高,利润却微乎其微。据路透社报道,2019年荣耀收入约为700-800亿人民币,净利润不足50亿人民币。相比之下,华为高端产品线Mate、P系列能带来更高的品牌溢价与利润。

  可以预见,业务战略收缩,可能成为华为下一步棋的落子。

  2020年中国国际信息通信展览会华为展区极客公园

  有舍有得,来日方长

  从华为的发展路径上来看,终端业务的成功是一场未能预料到的「意外」。

  尽管,消费者提及华为最先想到的是华为的消费者业务,但华为消费者业务营收超过运营商业务不过只有两年多的时间。华为以交换机、路由器等业务起家。网络设备、无线、服务解决方案等在内的运营商业务才是华为的根基与战略高地。

  2016年之前,华为运营商业务一直是华为的营收主力,占比超55%。直到2017年开始,运营商业务才跌破50%,消费者业务占比开始上升。到2018年,消费者业务的营收首次才超过运营商业务。据华为2020年上半年财报显示,消费者业务营收占比56.3%,运营商占比35.2%,不断增长的企业业务占比8.5%。这意味着华为如果手机业务受挫放弃,确实属于「断臂」,损失了这些年的成长成果,但还不至于伤到根基。

  同时,华为消费者业务自诞生以来,定位、目标就非常清晰,是华为核心业务的之外的「特种部队」。

  任正非曾公开表示,华为一定要走利润高的高端手机路线。华为消费者业务只是辅助产业,目的就是赚钱,负责输送的资金,好助力运营商业务在全球冲锋陷阵。

  而在美国三次禁令封锁下,受影响最深首当其冲的就是华为手机业务。

  不久前,华为全联接2020大会上,华为轮值董事长郭平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承认,求生存是华为的主线。华为包括基站在内的2B业务库存充分,但手机芯片每年消耗几亿,手机储备还在积极寻求办法解决。

  9月中下旬,英特尔、AMD先后获得华为供货许可,这意味,禁令对华为云、华为消费者业务PC产品线的影响得以缓冲、减小。

  所以,华为运营商业务、云与计算业务、企业业务、消费者业务四大业务板块中,消费者业务的手机产品线将成为木桶理论中的「短板」。

  当手机业务不再符合当初的定位,不能起到冲锋陷阵,拉升其他业务板块的作用时,有理由相信,甚至华为整个手机业务都必须面临「战略性放弃」。当然,「华为不可能现在就全部放弃手机业务,目前库存至少可以维持两年。」孙燕飚表示。

  在生死存亡之际,企业内心的不甘和惋惜,并不应该成为理性抉择的阻碍,甚至业界和舆论也不应该帮倒忙,要给华为来日方长的信心。

  华为虽然因此会遭受重挫,但根基业务依旧稳固。而随着5G、IoT、AI的融合,华为消费者业务也迎来更多的机遇,不仅仅只有手机硬件,IoT配件、汽车都有可能成为华为消费者业务的新增长点。

  比如,在汽车领域,华为基于ICT技术推出了车载计算平台、智能驾驶子系统、通信模块等一系列全场景互联解决方案,未尝不是一个新的发展路径。

  随着手机业务受阻甚至面临战略放弃的可能,在这些依旧有空间的领域,华为必将展开更加猛烈的攻势,这样华为这个依靠「持续增长」维系的系统,才能够再谋机遇。

  优秀的企业之所以值得敬佩,往往既源于取舍和「顺势」,也源于敢去面对「来日方长」。
联系我们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六 08:30-18:00
我们的地址
深圳市龙华新区龙华街道和平东路金銮时代大厦8001
点击按钮在线咨询
在线客服 在线客服 在线客服

深圳蚂蚁网络网站建设公司专为北京广州成都深圳杭州重庆上海东莞济南西安、徐州、珠海、郑州、福州、青岛、南宁、河南、厦门、贵阳、武汉、无锡、南昌、宁波、温州、盐城、天津、石家庄、沈阳、苏州、嘉兴、淄博、南京、台州、江门、合肥、济宁、佛山、长沙、汕头、潍坊、洛阳、肇庆、黑龙江、海口、湖州、广东、大连、信阳、桂林、滨州、舟山、陕西、莱芜、中山、赣州、海南、河北、兰州、哈尔滨、常州、吉安、承德、新乡、郴州、东营、淮安、惠州、昆明、湘潭、云南、漳州、西宁、银川、万州、廊坊、益阳、濮阳、福田、太原、长春、南通、龙岩、莆田、青海、岳阳、泰安、龙华、湖南、烟台、娄底、乌鲁木齐、四川、资阳、江津、十堰、常德、贵州、绍兴、闵行、随州、咸阳、渭南、孝感、商丘、忻州、静安、宿迁、六安、聊城、衡阳、甘肃、商洛、九江、大庆、连云港、巴中、镇江、宜昌、滁州、扬州、泰州、泉州、鄂州、山西、衡水、南充、松江、株洲、遵义、安徽、咸宁、北海、山东、呼和浩特、宝安、柳州、唐山、邯郸、齐齐哈尔、黄石、日照、黄冈、宝鸡、徐汇、荆州、马鞍山、梧州、内蒙古、江苏、衢州、淮北、广西、绵阳、拉萨、湛江、荆门、恩施、张家界、怀化、邢台、泸州、鞍山、嘉定、淮南、龙岗、沧州、天门、湖北、宝山、潜江、三亚、邵阳、海淀、新疆、牡丹江、辽宁、合川、黄浦、吉林、四平、茂名、涪陵、浙江、松原、仙桃、三门峡、崇左、永州等全国各地提供微商城小程序系统定制设计开发服务。

© Copyright 2016-2020 深圳蚂蚁网络.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7017147号-2

XML地图 HTML地图 TXT地图 RSS地图

网站地图